首页 > 电影 > 查看文章

赵又廷坦言巩俐是“女神中的女神”,对手戏佩服到当场跪倒

娄烨执导,巩俐、赵又廷主演的电影《兰心大剧院》入围了第76届威尼斯电影节主竞赛单元。在电影节期间,两位主创亮相了威尼斯影展,赵又廷也接受了媒体采访,畅谈《兰心大剧院》的创作过程。

电影定档12月7日,距离上映还有一段时间,所以涉及剧情的部分,赵又廷说的非常小心,但还是谈到了不少很有趣的点,剔除掉那些很官方的说辞,以及吹捧其他演员的客套话,我们将赵又廷的采访尽量“脱水”,把有营养的部分留下来,会发现《兰心大剧院》应该是一部很特别、但不能过度期待的电影。

谈合作:直接给巩俐跪了

《兰心大剧院》以1941年的上海为背景,讲述巩俐饰演的名伶于堇在出演新舞台剧的同时也在为同盟国收集秘密情报,并意外发现了日本准备偷袭珍珠港的计划。而赵又廷饰演的谭呐则是戏中戏里的话剧导演。

这是赵又廷第一次和巩俐合作,巩俐不但是蜚声国际的影后,也是赵又廷的前辈,所以问及两个人的合作,赵又廷表现的非常谦虚和客气,他说巩俐是“女神中的女神、巨星中的巨星”,刚开始合作的时候很担心匹配不上、跟不上节奏。

但赵又廷表示,巩俐在片场并不像走红毯那样“霸气”,而是非常亲切、非常活泼可爱,没有偶像包袱,演戏的时候也很自如。两个人合作有很多戏都火花四溅,导演娄烨在现场有一个习惯,就是从来不喊CUT,演员把既定的台词和戏份演完了,还要自己顺着节奏往下演,而恰好在这些过程中会碰撞出不少火花。

赵又廷回忆,有一个片段没有用在电影里,那是一个长镜头,他和巩俐两个人的对话,把该演的都演完了之后,想不出还能干嘛,于是赵又廷说“差不多该回去了。”当他起身要走的时候,巩俐说,我想再坐会儿。当时赵又廷就惊了,觉得巩俐太厉害了,并说“当场就跪倒。”

其实可以想象,今年已经54岁的巩俐,1987年主演电影《红高粱》成名,至今已在影坛纵横30多年。入行之后她和张艺谋合作了长达15年,无论是《秋菊打官司》、《活着》,还是两个人分手多年后的《满城尽带黄金甲》,巩俐都有非常出色的表现,不管什么类型、什么角色巩俐都能拿捏的游刃有余。

《兰心大剧院》是娄烨执导的第11部电影,而巩俐则是他合作过的最大牌的影星,所以这部电影最值得期待的就是巩俐的表演了,从赵又廷发自内心的“跪倒”评价来看,巩俐这一次应该一如既往的有出的表现。

谈电影:演的什么自己也不知道

通常来说,电影的拍摄模式是按场景,或按演员来拍,特别是多地取景,或在摄影棚反复搭景的电影,按照场景拍摄会加快拍摄进度,更有效率,拍完的素材让后期剪辑根据故事剪辑到一起,就成为了一部电影,所以电影很少有按照故事顺序拍摄的。

这往往会给演员带来困扰,一方面是,就算自己前期看过剧本,在表演的时候也很难对照是哪场戏,往往剧组制片会在拍摄前一天给演员发通告,然后演员准备台词,第二天在片场表演,再加上后期会有剪辑调整、删减,所以在看正片之前,演员也根本不知道电影会呈现怎样的效果。

所以,谈到《兰心大剧院》时,在威尼斯看过之后的赵又廷说“比自己预想的要好很多。”但从采访中也暴露出了一个问题。

前面提到过,《兰心大剧院》是一个戏中戏的故事,角色们有部分戏份是在电影里当下的现实,有一部分是在戏中戏的话剧里,还有一部分是回忆的戏份。最后这些部分电影用平行剪辑的方式串联。谈到拍摄,赵又廷表示自己也不太清楚当时演的戏是现实、戏中戏还是回忆,但是最后发现自己也搞不清楚,只能自我安慰说“后来发现搞不清楚也没关系,因为不管你在哪一重现实中,你还是在感受当下,顺着感觉走就好。”

但问题是,演员们这样处理,会让不同部分的戏份边界更加模糊,从而变成对观众更大的考验,也就是观众在看的时候会更加迷茫,分不清到底哪是哪。娄烨一直喜欢为自己的电影加上不同时空的平行剪辑,之前的作品没少给观众带来困扰,相信《兰心大剧院》更是一次挑战,需要做好心理预期。

黑白+手持摄影,观影门槛更高

从前期发布的预告片和相关物料看来,《兰心大剧院》将是娄烨又一部很“难啃”的电影。他上一部上映的电影《风中有朵雨做的云》手持摄影晃动的让观众甚至有了呕吐的生理反应,这一次《兰心大剧院》则延续了一贯的手持摄影风格,这还不算,这一次还用了黑白摄影。

在威尼斯电影节上提前看过电影的影迷评价为“黑白摄影,而且是有意粗糙、模糊、晃动的,有时细节真的看不清”相信这对观众会是很严峻的考验。

《兰心大剧院》应该是一直专注于文艺片的娄烨,第一次彻底的转型,有“邦德”一般女间谍的故事,有动作和枪战,有巩俐和赵又廷两个不同时代的“偶像”,但它又保持着娄烨很多特有的标签,比如让人眩晕的手持摄影,复杂且背景迷离的角色,让人难以分辨的多重时空平行剪辑等,所以,《兰心大剧院》值得期待,但也不要太高期待。

责任编辑:

栏目推荐

栏目推荐